爱细无声
来源:山钢集团淄博张钢公司 | 作者:赵 萌 | 发布时间: 1122天前 | 783 次浏览 | 分享到:
第七届征文三等奖

爱情,是很多人追求的美好东西。我们渴望拥有一份真正的爱情。可是千百年来,我们都被“爱情”所迷惑,到底爱情是什么?是“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”的轰轰烈烈、惊心动魄,抑或是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的相濡以沫,深情隽永。或许有的人追求一生,也没能弄明白爱情真正的样子。周末,我重温了一部关于爱情的电影。电影虽已经看过多次,但故事里那份纯真的爱情却再一次打动我。这爱情就好像一杯酒,初品时虽然辛辣中带着浓烈,但细细品味,却品味出了丝丝甘甜的滋味。它拨开我的心弦,带给我最质朴的感动。

那部电影叫《我的父亲母亲》,讲述了一个名叫招娣的农村女孩爱上了从城里来的教书先生骆长余,他们经历重重困难、艰难等待后,最终走到一起的爱情故事。

十八岁的漂亮少女,明亮的眸子,固执的一见钟情。

招娣用自己的方式追求自己喜欢的人。为了能偷偷瞧一眼骆长余,她每天都去村里离家较远的前井打水,只因能路过学校;她自己劈柴烧水,认真地为他做“派饭”,然后用漂亮的青花瓷碗装好摆在第一个位置上;她天天去学校听骆长余的读书声,会刻意地在他经过的路上等他,只为能和他对视一眼;看到他走向井边,她赶紧把已经打上来的水倒回去;为了等他腊八回来,她固执地站在村口的路边等着,直到全身冻僵。

其中有个情节是我最喜欢的,就是“母亲”招娣在得知父亲要离开村子,手里捧着碗,碗里是做好的蘑菇馅饺子,心急如焚地去追赶父亲离开的马车,最后摔倒在地,碗也摔碎了,母亲望着远去的马车,泣不成声。而不幸的是在追赶马车时,父亲送给母亲的发卡也丢失了,“母亲一连好几天早出晚归,她把那几十里山路都跑遍了,她想找到父亲留给她的那只发卡”。当招娣把那只失而复得的发卡别在头发上的时候,她的眼神甜蜜而哀伤,愣愣地,眼泪却没有落下来。

我喜欢这样单纯简单的情节,就像一段柔美的旋律,真实细微得让人感动。每一个细节都说不上有意义,但每一个细节却都那么纯粹美好。从这些细节里,我们也感受到了母亲对父亲那份真挚的爱。也许最美的爱情不是曾经许下的海誓山盟,而是那种数年如一日最真挚的等待。

再一次回顾完这部电影,我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母亲。

我的父母都是朴实的劳动者,父亲宽厚威严,是家里的顶梁柱;母亲温柔贤惠,相夫教子。我们的家安稳和谐,父母很少对彼此说爱,但我却总能在生活中感受到他们的相爱。

我十八岁那年,在高考备战的最后关头,母亲却生病动手术住院了,父亲也放下手中繁忙的工作,到医院照顾妈妈。而为了不影响我学习,一直没人告诉我母亲的病情,直到我周末放假回家才知道。

我急匆匆赶到医院去探望母亲。当我推开房门时,只见母亲躺在病床上,父亲坐在床前,一只手紧紧握着母亲的手,头伏在床沿边睡着了。初升的太阳悄悄探进来,洒在父亲的身上,他的肩背是那么宽厚,让人心安。

我推门的动作惊醒了父亲。他抬起蒙眬的双眼,轻轻放下母亲的手,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,把我拉出去。我注意到父亲不适地摇了摇头,显然是因为熬夜陪床忍不住打起了瞌睡。望着他憔悴的面容,我不禁心疼地问:“爸,你怎么不在旁边的躺椅上睡呢?”父亲边打哈欠边说:“我夜里睡得沉,怕你妈不舒服又不肯叫醒我,就在床边趴一会儿。她有什么不舒服,一动我就能醒了。”看着眼前的父亲,不知道什么时候,银白的发丝已经悄悄爬上他的头顶,原来挺拔的身躯也微微有些佝偻,我的眼眶有些湿润。

父亲拍拍我的肩,说道:“进去看看你妈吧,她最记挂你了,生病了也一直念叨你。我去买点儿早饭。”我点点头,悄悄溜进病房,生怕吵醒母亲,结果转身,却看到母亲躺在床上正笑着看着我。“妈,是我动静太大了把你吵醒了吗?”母亲摇摇头,嘴里唤我过去,“女儿,来,给我揉揉胳膊和手。”我忙问:“是哪里不舒服吗?要不我去喊医生来看看?”“不是,你爸伏在床边睡着了,我怕吵醒他,一直不敢动,时间一长,胳膊都麻了……”

听着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,我却被深深地感动了,被父亲与母亲这平淡却真挚的感情感动了。他们的感情太普通,普通到悄无声息,没有电影里那样惊天地泣鬼神,那样刻骨铭心、轰轰烈烈,但他们的爱在生活中是真真切切的。或许它表现在鸡毛蒜皮的琐事中,它躲藏在生活的烟火气息里,充斥在柴米油盐间,握在每个人手里。即使是争吵和磕绊,也是执子之手、相濡以沫的陪伴。

有人说,这样的爱情更像亲情。没错,父母的爱情之所以让我感动,正因为它经历了生活的磨难和考验,渐渐少了爱情的自私,多了亲情的纯粹,而这种“纯粹”又是爱情得以长久的保证。生活里的爱,都是这么悄无声息的,虽然平淡,却永恒。

点评
       
本文作者提出一个问题:什么是爱情?她用父母在病房里的两个互相关爱的动作来回答,叫人难忘。捕捉这样的细节,写成文章非高手莫属。